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中国网球的复赛故事,藏在每一个细节里
发布时间:2020-08-07 信息来源 : 网球运动管理中心 作者 : 卡门的杂货铺

当夏蝉开始在枝干上大声鸣叫的时候,通常意味着这一年已经过去了大半。在过去的大半年里,整个世界都面临着COVID-19疫情所带来的巨大考验,各个领域都受到影响和冲击,体育更是如此。

20207月,经过各方面的权衡和考量,原本定于9月初开始至11月初结束的中国网球公开赛、上海网球大师赛、武汉网球公开赛以及深圳WTA年终总决赛等12项国际职业网球赛事的“中国赛季”正式取消。而实际上,网球的“中国赛季”并不止下半年的这些顶级比赛,还有2月至8月的7站ATP挑战赛、2站WTA125K赛事、8站ITF女子赛事和6站ITF男子赛事,它们也先期被陆续取消。


“Cancelled”成了2020赛季中国网球赛事的主旋律,但国内的网球事业并没有因此而陷入真正的停滞。球员们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仍然在坚持训练,筹备了将近两年时间的中国网球巡回赛(CTA TOUR)也于81日在云南安宁温泉半岛国际网球中心举行了首站CTA1000级赛事暨昆明网球公开赛。

这是国内网球“复工复产”的第一步,也是推动中国网球发展的重要一步。王蔷、韩馨蕴、张之臻、张择、公茂鑫、柏衍等国内顶级选手都参加了本站赛事,大批“00后”球员也利用这次机会向这些“前辈们”发起冲击——有的大种子在前两轮就遭到淘汰,也有的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复工复产”并不是喊一句口号那么简单,为了确保所有参赛人员的健康,中国网球协会、昆明网球公开赛组委会以及中巡赛公司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这种努力藏在每一个细微的地方,藏在直播的镜头之后,你只有身在其中才会觉得:“是了,这就是疫情之下的网球比赛,是我们之前所从未经历过的,是那么多人通过彻夜不眠和殚精竭虑的工作所换来的。”

、厚厚的一叠文件

2020年的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航班把球员以及工作人员汇集到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从那里向西南途经滇池北端到达30多公里外的安宁温泉半岛国际网球中心。


在过去8年间,这是来这里参加昆明网球公开赛的国内外球员们最熟悉的道路。现在,昆明网球公开赛依然是昆明网球公开赛,但是由于COVID-19疫情的影响,身为ATP挑战赛和WTA125K系列赛的它如今成为了CTA TOUR的首站,时间从5月份来到8月,而新增加的针对疫情的防控工作也从球员们准备出发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为了能够安全顺利地举办本次比赛,我们赛区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网球协会、安宁市卫健委和疾控部门的指导下针对疫情防控方面做了非常多的预案。”


在云南橙子网球运动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蔡伟的办公室里,他拿出了厚厚的一叠资料,其中有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网球协会相关文件以及“2020年中国网球巡回赛CTA1000安宁站暨2020年昆明网球公开赛疫情防控和医疗保障工作方案”、”2020中国网球巡回赛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及应急预案“、“赛区疫情防控实施细则”等等。


根据这些方案,本次安宁赛事的防疫工作被分成了“赛前、赛中、赛后”三个阶段。


赛前,赛区会对参赛人员信息进行收集,内容包括遵守赛区疫情防控要求的承诺书、个人近期行程申报表、个人健康档案记录表、个人健康信息表以及有效期内的出发地核酸检测结果阴性报告单等等,确保所有人都以健康的状态抵达赛事举办地,同时提前对园区进行封闭管。


赛中,赛区要把防疫工作带入网球竞赛流程,例如比赛设施要定期消毒、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之前要进行隔离、必须间隔座位观赛等等。比赛期间,如果参赛人员出现 感冒、发热、咳嗽等状况,尤其是体温超过37.3度者,一定要第一时间上报给本站赛事监督郎爽,由赛会医生和疫情防控责任人在做好防护措施的前提下隔离出现症状人员,进行初步检查和判断,并根据情况采取进一步相关措施。


赛后要尽可能确保参赛人员直接离开赛区所在城市,比赛结束后7天进行电话回访,进一步了解他们身体状况。如果球员7天内身体出现不适,需要立刻报告给赛事监督。此外,所有赛事期间关于疫情的档案也都全部留存,以备日后检查。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情况下,保证参赛人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赛会的头等大事。”

  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竞赛部部长万建斌介绍道:“国家体育总局在批准举办中国网球巡回赛之后,对赛事的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要求,一旦赛事出现核酸阳性立即停办,施行‘熔断’机制。我们高度重视安宁站的比赛,希望能够为之后的其他分站赛提供样板和标杆,也希望以后的赛事可以在此基础上做得更好。”

二、入园即进行检测

作为CBA和中超复赛之后的另外一项“中字头”赛事,2020年中国网球巡回赛CTA1000安宁站暨2020年昆明网球公开赛本身就具有赛会制的特点,这是防疫方面的优势。

  不过,由于中巡赛本身是一项全新的、前所未有的自主IP赛事,而安宁站又要承担起成为接下来其他分站赛标杆的作用,所以科学有序地“复工复产”对于中国网球协会、中巡赛公司以及首站的赛事承办方橙子网球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

  按照赛程,安宁站的正赛于81日至8日进行,资格赛始于731日。根据网球比赛人员流动性大的特点,赛区将服务赛事的工作人员分成了园区内和园区外两部分。

园区外的人员负责采购、物料制作、接机等工作,园区内的人员负责酒店、餐饮、零售、清洁、消杀等工作。所有人员都提前接受了核酸检测并确认阴性才可以上岗,同时为了防止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外围工作人员不可以进入园区,园区所有工作人员在赛事期间也不能离开。

  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接机从27号开始,抵达机场的参赛人员会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直接来到机场出口外200米处的昆明机场长途车站。此前组委会已经和车站进行了协调,由昆明空港快线提供闭环的、从机场到赛场的点对点运送工作。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之后,参赛人员被送达安宁温泉国际网球中心的门口。在进入大门20米的地方接受安检之后,即便已经拥有在有效期内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书,每个人还都要再进行一次核酸检测。

  在园区内取样的是疾控部门安排的昆明市第四人民医院,他们于725号开始工作,工作时间从每天的第一个航班到达赛区一直到当天最后航班一个航班上的人员进入园区截止。每天的核酸采样会送检两次,下午15点或16点以前送检的结果将会于当天晚上22点左右拿到;在此送检时间之外的,检测结果会顺延到第二天中午。

正赛开始前的730日、31日抵达的人员较多,但每个人都严格按照规定接受安检和核酸检测。他们在入园之前用赛区提供的酒精洗手液清洁双手,之后将自己佩戴的口罩扔掉,换成同样由赛区提供的新口罩。接下来大家依次坐在护士的面前,进行咽拭子的采样。

  在采样之后,参赛人员会按照正常程序在前台登记入住,然后就要进入到等待检测结果的“隔离”之中了。

三、一万个免费口罩

拖着行李箱进入所在房间的楼层,你会发现每一个房门旁边都摆了一张藤椅或者小桌子。

  它们是赛区工作人员想出的小妙招。在参赛人员隔离期间,他们的一日三餐和其他所需要的东西都可以摆放在上面。在解除隔离之后,这些藤椅和小桌子都会被放回房间内,所有经过走廊的人都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这里的人被‘解禁’了。”

“集思广益、就地取材、强化细节”,这是本次比赛赛区对于疫情防控工作的核心理念,一切工作都要在确保健康的情况下来更好地服务参赛人员。

  在5小时至24小时的隔离期间,酒店服务人员会根据航班信息统计需要早午晚餐的人员数量,在中餐厅内打包足够数量的盒饭及时地送到每个人的门口。

  与此同时,赛会和负责核酸检测的昆明市第四人民医院会一直进行密切的、点对点的联系。为了节省工作流程和时间,后者将在第一时间通过电话告知每一个批次送检的结果,然后这个结果将被转到酒店前台,前台再次通过电话告知到每一个房间内接受检测的参赛人员,而纸质的检测报告单则会在稍后送到赛区。

   “您已经可以在园区内自由活动了。”尽管房间宽敞明亮,隔离餐营养又丰富,但这句话仍然是每一个来到安宁温泉半岛国际网球中心的参赛人员最想要听到的。

  除了核酸检测和隔离,在防疫方面园区还增加了非常多的措施。

  在公共区域包括酒店大堂、球员通道、观众席、餐厅、广场、零售店等区域都有工作人员用84消毒液进行喷洒消杀,每天3次。中央球场会在赛事结束后进行消杀,球员、主裁和线审的座椅在每场比赛结束后都会用75%的酒精进行擦拭。

中餐厅门口的桌子上摆有参赛人员名单,每个人在三餐之前都要出示证件并在名单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在签名的同时将工作人员用测温枪测得的温度写在签名后面。

  还是这张桌子,在靠近马路的一端有免费提供的口罩让大家可以随时更换,两端都放置了含75%酒精的免洗洗手液,以便大家进行餐前的清洁消毒。

  据蔡伟介绍,本次赛期时间组委会准备了超过10000个免费口罩,放置于中、西餐厅以及赛事监督和裁判长办公室;同时还有2000个乳胶手套、足够的专门用来承装医疗废弃物的垃圾桶,电梯内外可以用来按压电梯楼层按钮的纸巾更是会随时补充。

四、来自球员的理解

安宁温泉半岛国际网球中心举办过很多职业比赛,张择、公茂鑫、韩馨蕴、张之臻等国内顶级球员都是这里的“熟人”。但即便如此,在整个世界都在和COVID-19疫情做斗争的情况下,在国内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的阶段内,他们还是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一次比赛的不同。

  “之前我们也会看CBA和中超,觉得他们已经顺利地复工复产,那我们网球的希望应该也比较大。所以听到这个赛事可以举办,就还是挺兴奋的。”

  携手张择闯入男双四强的公茂鑫说道:“因为我们职业球员如果没有比赛只是训练的话,在目标上可能会有点迷茫。知道有这个比赛的时候,在训练的状态上就会有所改变和提升。”

网球能够成为篮球、足球之后国内第三个恢复比赛的体育项目,张择感谢了为本次比赛作出贡献的所有人,同时表示自己和其他选手都会严格遵守防疫防控措施,以健康、良好的方式把这项比赛延续下去。

  女单头号种子王蔷也表示在目前的状况下,球员们在赛前都会认真阅读球员手册,做到对需要配合或者自我完成的项目心里有数。“一切工作都是从大局出发,为了确保所有人的健康和健康,这是一种对自己和大家都负责任的态度。”

  在球员手册以及补充通知里,有很多和以往比赛不同的内容。例如只有中央球场有球童,但是球童都佩戴手套,不向球员递送毛巾。

此外还有球员毛巾需要放置在球场底线外固定的椅子上,不可以放在线审椅上;球员在赛后不能握手、击掌,只能举拍示意,避免直接的身体接触;排队签场地时需要保持一米以上的间隔,并佩戴口罩;为放置交叉感染,赛会不提供球员毛巾,可以自带,也可以使用酒店的毛巾;酒店不提供洗衣服务,原则上不更换房间的布草;取送快递都有范围,禁止跨越园区大门的护栏,禁止餐饮外卖进入园区……

  对于这些内容,大部分球员能够很快适应,但偶尔也有走神儿的时候。

  在以21击败李翰文晋级男单次轮之后,头号种子张之臻走到网前准备和对方握手致意。很快他就收到主审的提醒,立刻停止动作,将球拍而不是自己的右手送了出去。经过这次提醒,在接下来无论是在单打还是和华润豪搭档的双打比赛中,他都牢牢地记住了这一点。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防疫防控措施对他们来说是有一定难度的,那可能就是洗衣服和毛巾了。“真是太累了,”张择和公茂鑫立刻齐声说道:“尤其是在打完比赛还要回来洗的时候。”

作为男双头号种子,张择和公茂鑫在来到赛区之前都认真学习了规则。得知衣服和毛巾都得自己洗之后,他们分别带了三条和两条毛巾、比平时参加ATP挑战赛和巡回赛更多的球衣以及洗涤用品。

   “这次主要是适应一下新的规则,在(生活)这方面考虑得还是有些不足,下次可能要考虑买个小洗衣机,毕竟以后的比赛中这样的状况有可能会成为常态,其实没有什么不能克服的。”

  除了自带洗涤用品,很多球员也会到园区内的便利店购买小包装的洗衣液和肥皂。很快,它们就成为了和雪糕冰棍儿一样畅销的商品,而那些悬挂在房间阳台里的衣服和毛巾,则为原本充满竞技性的园区增添了更多的生活气息。(转载)

【打印】    【关闭】
×